宇宙的前景、人类的前景,随着这些重磅科幻影视、舞台剧作品陆续亮相

不久前在上海首演的《三体》舞台剧,可谓是近两年的“科幻热”中,知名大“IP”开发的首次落地,场场爆满的票房,也为紧接着一系列的产业开发开了个热闹的头。原著作者刘慈欣在首演结束后有一段诗意的评价:“在这么狭小的舞台空间上,这部剧就好像电影《纳尼亚传奇》里面的一个衣柜。我们打开这个衣柜走进去,发现里面是一个广阔、浩瀚的世界。”

未成文

以往的国产科幻片虽然也有一些科幻元素,但并没有太多工业文明的气息,这中间除了科幻思维的缺失,更致命的是科幻情怀的匮乏。

这个“衣柜”的意象,也是对科幻产业的一个形象比拟。从一部作品、一个创意出发,更多开启新天地的“衣柜”大门正在一一打开。据业内人士透露,科幻小说的改编版权费在近3年涨了10多倍。立项的中国科幻电影数量,在前年还是个位数,去年就达到近百部。

科幻吸引人,是因为科幻能满足我们对人类未来、宇宙未来、科学未来的想象,这种想象也是在现实中人类非常想解决的一些问题。比如人类能不能永生,宇宙会不会毁灭,这些问题都是我们现实生活中暂时还不会碰到但是大家随时在想的问题,读者需要一个想象、一个答案,不管是怎样的一个答案。宇宙的前景、人类的前景,我们今后的前景,或者是令人忧虑,或者是令人鼓舞,不管是乐观还是悲观,都是很吸引人的东西。

有专家认为,以往的国产科幻片虽然也有一些机器人和未来城市等科幻元素,但并没有太多工业文明的气息,这中间除了科幻思维的缺失,更致命的是科幻情怀的匮乏。

有人提出质疑:科幻IP是不是已经被资本炒得过高?
科幻作家韩松坚决反驳:“科幻还没有被真正地炒起来。”他告诉记者,国内还有大量优秀的科幻作品,包括年轻“80后”作者的新作,都可以做成游戏、影视、VR作品的脚本。“科幻产业还有很多方向没有被真正开发。

中国电影进步很快,我们能拍言情、历史、动作大片,但在科幻领域,却一直没有像样的作品。因此,美国的科幻电影在全世界所向披靡,而我们却拿不出像样的竞品来阻击。说到底,我们还没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来积淀。

编剧平台“如戏”创始人朱博文提出警示:这两年被疯抢的IP,很多会在接下来几年中,在版权到期时成为泡沫。因为科幻IP缺少强有力的执行者,没有那么多人可以在期限内把这些IP开发落地。

比如科幻题材的主题公园,应该会有很大的市场。”韩松说,“科幻电影在国内是一片没有被开垦的处女地,今后一定会成为中国电影市场最火的片种之一。”

科幻文学仅仅的崛起,是科幻电影兴起的前奏。

科幻是眼下横跨文学、电影、舞台、网络剧、游戏的热词:根据刘慈欣的科幻童话《烧火工》改编的同名VR作品集聚了大量人气,而由韩松长篇科幻小说《红色海洋》改编的动画电影也已进入制作阶段,与此同时,《三体》舞台剧成功上演,近日启动的首届全球华语科幻电影星云奖宣布推出包括“最佳网络大电影奖”在内的10个奖项。

全球华语科幻电影星云奖主席董仁威认为:“华语科幻电影才刚刚起步,虽然现在还没有很出色的作品出来,但有一大批都在制作当中。其中不单有银幕大片,网络大电影的发展也非常迅猛。”根据组委会的调查统计,华语网络大电影从2006年至今共有21部科幻作品,其中今年上半年就有7部,其发展可称得上“井喷”。

凭借小说《三体》,刘慈欣成为了第一个获得世界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的华语科幻作家;而这只是开始,不久前,年轻的科幻小说作家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又获雨果奖提名;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招收了中国首个科幻文学博士生……这一系列的利好消息,似乎都标志着中国的科幻文学渐渐进入了国际视野,大众目光。

短短1个月内,随着这些重磅科幻影视、舞台剧作品陆续亮相,科幻正以一个庞大产业链的面貌,在公众面前展露出来。然而,科幻开发的这把“火”是过了头,还是不够热?
科幻产业接下来将往何处去,又遇到了什么问题?
从眼下已经面世,或正在筹备的作品,以及业界的动态中,我们也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