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产业链中各环节的思维接轨,没有那么多人可以在期限内把这些IP开发落地

有业内人士提醒,中国的科幻产业几乎从零启动,骤然升温的过程,也让许多症结浮显出来。

摘要: 本报记者
钱好80后科幻作家郝景芳入围雨果奖,其意义不只在于这一事件本身,有评论说,这让刘慈欣的
《三体》
不再是孤胆英雄,让大众对中国科幻的关注,从一个焦点,逐渐扩大到整个群体。郝景芳、陈楸帆、宝树、
…本报记者
钱好80后科幻作家郝景芳入围雨果奖,其意义不只在于这一事件本身,有评论说,这让刘慈欣的
《三体》
不再是孤胆英雄,让大众对中国科幻的关注,从一个焦点,逐渐扩大到整个群体。郝景芳、陈楸帆、宝树、飞氘等一批年轻的科幻作家日前加盟果壳网旗下“未来科幻大师工作坊”,明天将在北京展开首期活动。对于中国的科幻产业来说,这是一次将产业链上各方人士聚到一起共同创作的“试水”。有专家认为,科幻不仅仅是小说,更应该是一个多元的生态。这个生态需要一批成熟的创作者,需要导演、编剧、美术设计等许多岗位,以及一整条健全完善的产业链。而中国的科幻产业目前缺少的,是产业链中各环节的思维接轨,以及各细分领域的专业人才。让产业链各环节思维“接轨”随着
《三体》
改编的舞台剧和电影将在今夏陆续亮相,中国科幻产业化的齿轮,也似乎已经开始隆隆转动。立项的中国科幻电影数量,在前年还是个位数,去年达到近百部。然而,科幻产业市场的突然打开,却也让优质原创内容的匮乏凸显出来。中国目前除了刘慈欣以外,尽管还有几十位不错的科幻作家,仍然远远无法满足巨大的内容需求。《科幻世界》
主编姚海军和科幻作家韩松不止一次提及,中国科幻文学的后备力量不足,许多年轻作者创意较为陈旧。国内每年出版的原创科幻小说数量不足100本,而美国科幻界一年大概要出版1000多部小说,差距显而易见。与之相对应的另一大症结,是大量产业开发环节人员与科幻的“脱节”。在缺乏科幻思维的情况下,如何画出相应的动漫场景,如何进行电影剪辑,都是环环掣肘的问题。韩松举例说,某些涉及机械题材的国产科幻电影,因机械设计上的问题导致科幻感较弱。导演、编剧在理性思维上的欠缺,导致电影在场面、情节逻辑等多方面表现出科学上的幼稚。未来科幻大师工作坊负责人、科幻评论家李兆欣说:“很多其他国家的科幻产业有比较成熟的体系,他们有专门的经纪人、地区性的科幻组织和写作团体,科幻与音乐等其他艺术的跨界也十分常见。”在科幻产业生态中,作者的任务不只是讲好一个故事,还需要与尖端的科学思维挂钩,同时也要跟产业改编、艺术实现的思维接轨。因此,工作坊把与科幻有关的、不同行业领域的人都拉到一个平台,让大家在思维的沟通和激荡中合作创作。产业开发需要更多细分人才超人与蝙蝠侠的战役刚刚落幕不久,美国队长与钢铁侠又硝烟乍起。如今,在全球的银幕上直接可见的,是一个个科幻IP惊人的资本兑现。国内科幻IP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据业内人士透露,科幻小说的改编版权费在近3年中涨了十多倍。某编剧经纪平台创始人朱博文说,科幻题材具有非常高的商业价值。一方面,国外科幻大片的卖座证实了观众对这一类型片的消费需求;另一方面,从IP投资的角度考虑,科幻尤其适合做影游联动,较之于都市言情、冒险等题材,更方便进行游戏业务的延伸。目前,国外已经形成了几种主流的科幻产业发展模式,比如美国主要依靠电影,每年的票房前十名中有一半是科幻影片,而日本科幻产业的重心则在动漫。“中国不一定要走他们的路。比如我们从游戏、期刊起步,从过去证明是成功的,接下去也可以继续把这些核心市场做好,再进行周边的尝试。”北京师范大学科幻创意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吴岩说,国外科幻产业的模式不尽相同,最重要的是分析各国的经验,跟中国的情况进行比对,考虑合适的盈利模式。《三体》的改编,就是“影游联动”的一个典型案例。在吴岩看来,《三体》IP开发商游族网络的更大野心可能不在于电影,而在游戏。不过,IP改编授权有年限,在这波科幻IP购买热潮之后,如何及时、系统地进行开发,仍是许多人担心的问题。“产业的整体发展需要方方面面的人才,比如熟悉科幻的导演和编剧、科幻画家、概念设计等,但这些领域的人才都太少了。”吴岩说,国外的科幻产业业已成熟,对于新人来说有大量的实习机会,但国内尚处于起步阶段,需要一些普及科幻知识、创意的培训,以及这些科幻细分领域的大展、大赛。

北师大确定国内首个“科幻博士”

一个最大的问题,便是产业开发人员与科幻的“脱节”。北京师范大学科幻创意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吴岩认为,在一条成熟的科幻产业链上,各个环节都需要专业的人才:游戏公司需要懂科幻的编剧,大到世界观设定,小到道具的处理,科幻感的高低往往决定了一款游戏品质的优劣;电影公司需要懂科幻的“猎头”,从现有的科幻作品中发现有潜力的题材,而不是一味地哄抢IP。还有科幻插画师、科幻玩具设计者等等。但现在,这些人才在国内都十分稀缺。目前,国内首个科幻文学硕士专业在北京师范大学已经开设了13年,吴岩去年还招收了首个科幻文学博士生。然而,对于极速发展的科幻产业来说,这些毕业生还远远不够。吴岩说:“我们现在还是需要更多细分专业的人才培养,并且更大范围地进行科幻思维的普及。其实这并不难,一些短期培训就可以做到。”

科幻已经成为产业 电影、游戏等多个领域需要相关人才记者从北师大获悉

而在韩松看来,目前国内的科幻片除了科幻思维的缺失以外,更致命的是科幻情怀的匮乏。他认为,以往的国产科幻片中也有一些机器人、未来城市等科幻元素,但并没有太多“工业文明的气息”,却透着一股浓浓的“红高粱感”。他说,“我们做科幻产业开发千万不能急功近利。国外拍科幻电影的导演,像斯皮尔伯格、卡梅隆等,他们都是真喜欢科幻。如果对科幻既不懂也不喜欢,只是觉得能挣钱,就去买IP、做开发,那么最后的成品效果也是可想而知。”

国内首个“科幻博士”确定

一方面是资本一哄而上,另一方面,有多少项目能真正完成开发落地,在许多业内人士心中依然存疑。即便是由资深科幻迷张小北编剧的《球状闪电》,也经历过无法落实剧本、制作,而导致版权过期的失败经历,2年前才再次续签,到今年完成剧本初稿。“做一部科幻电影并没有那么容易,首先国内熟悉这个领域的编剧就十分稀缺。”编剧平台“如戏”创始人朱博文给出了一个不太乐观的预测:“这两年被疯抢的IP,很多会在接下来几年中,在版权到期时成为泡沫。因为科幻IP缺少强有力的执行者,没有那么多人可以在期限内把这些IP开发落地。”

法制晚报讯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中国科幻发生了几件大事:《星际穿越》在国内走红,被誉为中国目前最好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开拍电影,《三体》小说入围美国星云奖……

在众多大事当中,北京师范大学要招国内首个科幻方向博士的消息特别吸引人眼球,这意味着科幻研究的高度再一次得到了提升。近日,《法制晚报》记者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了解到,该校招到的第一位科幻方向博士生名叫姜振宇。

姜振宇告诉记者,他是为了一辈子做科幻才去读这个博士的。

该专业唯一的授课老师吴岩教授说,目前需要大力创建和发展科幻这个文学领域,也建议有影视方向的高校要发展专门科幻影视专业方向。

成才 从小喜欢科幻 曾跑去蹭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