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员完全可以通过科技成果转化成为,科报问两会

科报问两会之二:如何让原创科研成风向标

在2014年9月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首次在公开场合发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自此,这一理念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掀起了热潮。

让成果转化激发“双创”新动能

科报问两会

时隔两年多,科技在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力中发挥的作用,正日益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社会各界也期待着通过成果转化,使科学技术在“双创”中能有所作为,成为推动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源泉。采访中,代表委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科技人员完全可以通过科技成果转化成为“双创”的主力军。

■本报记者 王佳雯

betway必威,二问:如何让原创科研成风向标?

“最后一公里”考验

在2014年9月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首次在公开场合发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自此,这一理念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掀起了热潮。

■本报记者 倪思洁

国家对科技创新的支持与投入不断增加,让科研人员看到了广阔的发展前景,然而,也有委员担心蓬勃发展的科学研究带来的丰硕成果会被“束之高阁”。

时隔两年多,科技在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力中发挥的作用,正日益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社会各界也期待着通过成果转化,使科学技术在“双创”中能有所作为,成为推动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源泉。采访中,代表委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科技人员完全可以通过科技成果转化成为“双创”的主力军。

2015年,“屠呦呦”成了科技界一张最闪耀的名片。期盼多年的自然科学领域的首个诺奖花落中国,让科技界为之沸腾。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周玉梅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国家经济发展需要科技支撑,而科技成果如果不转化就是一种浪费。”

“最后一公里”考验

然而,屠呦呦获诺奖并未让困扰科技界多年的“钱学森之问”得到完美解答。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再度聚焦诺奖与原始创新话题,探讨如何让原始创新成为科技发展的风向标。

在她看来,一线科研人员做出科研成果,也最了解成果该如何发挥作用,通过给科研人员奖励等方式支持成果转化,对国家经济和科研人员个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国家对科技创新的支持与投入不断增加,让科研人员看到了广阔的发展前景,然而,也有委员担心蓬勃发展的科学研究带来的丰硕成果会被“束之高阁”。

评价体系须对症下药

不过,这件“好事”如何做成,还面临着从实验室走向市场“最后一公里”的考验。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周玉梅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国家经济发展需要科技支撑,而科技成果如果不转化就是一种浪费。”

“为什么像屠呦呦这样的科学家,反而是在科学比较困难的时候产出了成果?”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化学院教授黄元河有此一问。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黄伟光也指出,作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科研论文产出国,我国科研成果难以为经济发展提供持续动力,已成为各界共同关注的话题。

在她看来,一线科研人员做出科研成果,也最了解成果该如何发挥作用,通过给科研人员奖励等方式支持成果转化,对国家经济和科研人员个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从事高校教学的他对当下科研评价体系对原创科研的不利影响深有感触。例如,“科研评价中,对合作成果往往只看重第一作者,不利于科学家联手完成创新研究。”黄元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反观屠呦呦,她背后实际上有一个庞大的科研团队,如果没有合作,很难完成科研任务。”

黄伟光担心的科技成果难以走向市场的问题,已成为科技供给侧改革中不可回避的难点所在,也是许多走过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历程的人所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

不过,这件“好事”如何做成,还面临着从实验室走向市场“最后一公里”的考验。

同时,重短期轻长期、重数量轻质量的评价体系让不少科研工作者面临“生死”抉择。“很多高校以三年或五年为聘任期,规定聘任期内必须完成某些科研项目,否则可能连位置都难以保住。有些项目要取得原始创新需要经历较长的时期,我们是不是可以给一个更长时间的评价期限?”黄元河反问。

对如何破解这一难题,黄伟光有自己的想法。他希望通过建立专业转化机构等方式,寻找到加快推进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的解决办法,让科技成果走向市场变得更容易些。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黄伟光也指出,作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科研论文产出国,我国科研成果难以为经济发展提供持续动力,已成为各界共同关注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