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成果的社会价值主要体现在人民群众的切实感受上,努力营造良好的科技创新生态环境

正确评价科技成果的“五种价值”
评论:“五价值论”拓宽了科技评价维度

betway必威,营造良好的科技创新生态环境——访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怀进鹏

要改革科技评价制度,建立以科技创新质量、贡献、绩效为导向的分类评价体系,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

钟科平

“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世上一切事物中人是最可宝贵的,一切创新成果都是人做出来的。硬实力、软实力,归根到底要靠人才实力。’作为‘科技工作者之家’,中国科协的服务对象就是科技人才。我们要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技创新思想,努力营造良好的科技创新生态环境,让科技人才的创造活力竞相迸发。”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怀进鹏日前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表示。

——《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而奋斗——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2016年5月30日),《人民日报》2016年6月1日

“要改革科技评价制度,建立以科技创新质量、贡献、绩效为导向的分类评价体系,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习近平总书记在“科技三会”上提出的“五价值论”,拓宽了科技创新成果评价的维度,为科技评价制度改革指明了方向。

中国科协做的是凝聚人心的工作,不能纸上谈兵、空喊口号,要出实招、见实效

学习札记

近年来,我国的科技评价制度在一些方面出现了僵化现象,唯论文马首是瞻,对大项目趋之若鹜,成果、专利成了评价科研单位和科技工作者的重要标尺。这种评价方式难免会导致科技创新活动与现实需求脱节,造成科技工作者不重视科技创新成果的实际效益,而更关心如何尽快“报奖”、如何得到上级的认可以及如何用履历上的漂亮成绩在职称评定、职位晋升上拔得头筹。科研评价的手段与目的倒置,“发论文就等于出成果”,种种现象冲击着科技界的价值观,甘于坐“冷板凳”的人越来越少,科技创新的持续性与有效性受到遏制。

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近年来,我国科技评价制度在一些方面出现了形而上学的思潮,唯论文马首是瞻,对项目趋之若鹜。特别是论文显示度高低和项目大小成了评价科研单位和科技工作者水平和贡献的重要标尺,对我国科技工作健康发展的危害日益显现。这种评价方式难免会导致科技创新活动与科技发展规律和国家现实需求脱节,造成科研评价的手段与目的本末倒置,也不断冲击着科技界的主流价值观。科技创新成果
“五价值论”的提出,拓宽了我国科技评价的立体维度,使科技成果有了多元化的衡量尺度。

习总书记对科技创新成果评价“五价值论”的论断拓宽了我国科技评价的立体维度,使科技成果有了多元化的衡量。这意味着所有的科技成果能在科技领域的多维坐标系中找到精准的位置。多维、实用、丰富的科技评判体系正是我们深化科技改革成果的重中之重,而“五价值论”着实体现着科技评判价值体系的中心内涵,发人深省,这也让我们对当前的科技评价制度改革做出更多的思考。

怀进鹏说,总书记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战略全局,第一次提出“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重要论断,为我们认识科技创新的价值提供了根本指引。

科技创新成果是否有价值,可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看成果对科学技术研究本身有什么参考价值,二是看成果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有什么贡献。对于理论性、基础性的科学问题,重点评价其在科学共同体内部的价值。对于应用性、有转化价值的科技问题,需要侧重用技术指标来评价。就对经济发展的贡献而言,可以以市场需求为导向,通过引入资本的方式去整体看待科技创新的经济价值。科技创新成果的社会价值主要体现在人民群众的切实感受上,体现在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和带动上,体现在人类对科学文化认知水平的提高上,体现在科技界对事物客观规律认识的追求上,最终要落脚到国家发展和人民福祉的改善上来。因此,科技创新在取得成果后,还应注重科学普及,发挥社会效益。与此同时,从本质上讲,科学技术是一种人文活动,科学的终极价值是人文价值。科技活动如不能为人类带来幸福,科技评价如不能对成果价值作出正确判断,其后果就是对人类高级智力活动的否定,这样的工作将毫无意义,甚至还可能是有害的。——郑永飞

首先,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科学价值和技术价值。科技创新成果是否有价值,首先要看成果本身在科学技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对于理论性、基础性的科学问题,重点评价科学价值;对于应用性、有转化价值的科技问题,则侧重用技术价值来评价。对于科学价值和技术价值的认知应该用长远发展的眼光去看待,这不仅有利于科学的健康发展,更有利于科学成果的转化。

“没有强大的科技影响力,就没有进入世界科技强国的通行证。”怀进鹏认为,当前,我们迎来了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同我国转变发展方式的历史性交汇期,既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又面临着差距拉大的严峻挑战。我们要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发展方向,创造更多的一流成果,支撑我国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为人类文明进步作贡献。

郑永飞,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主要从事地球化学研究。

其次,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经济价值。评价经济价值,可以以需求为导向,通过引入资本的方式去整体看待科技创新的经济价值。从包信和的天然气直接活化和控制转化技术等技术得到承认后,国内外资本的蜂拥而至可以看出,市场对那些前沿性的、具有市场转化潜力的科研成果的态度是认可的。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经济价值,调动起市场资金的积极性,使其前移到科研成果的立项和科研过程中来,在市场得到良好反馈后给予科研人员充分的经济体现,将是市场、科技创新、科研工作者的三方共赢,是科技创新成果经济价值的最佳体现,必将大有可为。

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发展方向,筑牢科技界共同的思想基础尤为重要。怀进鹏说,中国科协是党领导下科技工作者的群众组织,必须不断提升政治引领和政治吸纳能力,引导科技界牢固树立“四个意识”、自觉增强“四个自信”,汇聚起进军世界科技强国的磅礴力量。

融会贯通

再次,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社会价值。科技创新成果的社会价值主要体现在人民群众的切实感受上,体现在对社会的影响和带动上,最终要落脚到国家发展和人民福祉的改善上来。

“习近平总书记对我国科技事业历史性成就的系统阐述,更加坚定了我们的创新自信,同时总书记也明确提出,我国科技在视野格局、创新能力、资源配置、体制政策等方面存在诸多不适应的地方。我觉得,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科技人才的创造活力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激发人才创新创造活力的激励机制还不健全。”怀进鹏说。

近年来,要求改革科技评价制度的呼声一直不断,相关部门也在积极探索中。多维、实用、丰富的科技评判体系成为深化科技改革的重中之重。在新的历史时期,如何用“五价值论”评价好、总结好、传承好科技创新成果,将科技创新的活力真正激发出来,进而把发展动力及时切换到创新行动上来——这考验着科技管理者的智慧,同时也为科技评价制度的创新带来希望。

科技创新在取得成果后,还应注重科普,发挥社会效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用科普将社会大众不理解、不明白的问题讲清楚;用科普将社会大众想了解、存在好奇的问题描述清楚;用科普将社会大众因科学知识匮乏而产生的认识误区解释清楚。这既体现了科研工作者的社会担当,又是科技创新成果社会价值的最佳体现方式。

怀进鹏认为,提升科技创新能力、释放科技人才创造活力,就要营造良好的科技创新生态环境,首要的,就是要把社会各方面的认识凝聚起来,形成合力,建立科技创新价值共同体。中国科协作为“科技工作者之家”,就是要提升对科技人才的思想引领力、情感凝聚力、精神感召力和组织黏合力。